集长短途运输、办公室迁移、搬家货运、物品临时仓储、包装整理、拆装家具、小时工服务、钢琴搬运、重型设备迁移、空调移机、空调冲氟为一体的大型搬家服务公司

陈奕迅一个“不喜欢搬家的人”竟如此深情

作者:杭州杰仕搬家  来自:本站 时间: 2018-8-6 

陈奕迅回忆道,最难忘2006年无线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原本以为一定能拿最受欢迎男歌手的他,最后败给李克勤,当时有点尴尬,笑不出来。
陈奕迅(Eason)前日宣布续约环球唱片,同时还升格当老板,签下音乐人好友郭伟亮。喜上加喜的时刻,也成了回顾他多年乐坛成绩的好时机。当天记者会由郑丹瑞担任司仪,他介绍说:“1995年我主持《新秀》,当年冠军是一个略带脂肪的小鲜肉,现在已成为天王巨星。”而在发布会后接受记者访问的陈奕迅,也聊起从新秀歌唱大赛到第三度拿下金曲奖歌王的内心变化,尽管表示自己“现在越来越少话了”,但面对记者,他依然发挥“吹神”本色,聊足一个小时。
Eason表示,续约的原因一方面是喜欢稳定,“不太喜欢搬家”;另一方面也喜欢群体合作与专业精神,更透露自己是靠着与团队一起不停工作,度过了2012年那段患上抑郁症的时期。他自认有“守旧”一面,比如相比一味依靠网络平台,他更相信大公司里每个人都有其无可取代的专业性;又比如他依旧觉得,用CD和音箱来听歌是最好的。在内心深处,他认为自己有着一直未曾改变的那部分。  
不得不說,陳奕迅是一個“長情”的人。與新藝寶唱片(環球唱片子公司)合作了13年之后,他還是決定與環球唱片續約。按他自己的說法:“我是一個不喜歡搬家的人。”
在后台受访时,Eason说自己其实是没有“很红”的概念的。“这些年,很多人都跟我说过‘其实你真的很红’,这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应对,我脑子里其实没有这样的想法。比如遇到我的小学同学,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会觉得我没有变过,我还是一个‘人’。但原来在很多人眼中,我是在那(高高在上的位置),这种感觉很奇怪。”
比如,他认为自己爱玩,也喜欢“胡乱说话”,但“人长大了还是多了一些责任,要慎言,因为有很多人会评论你,所以我发现现在越来越少话了。”又比如在街上被人“捕获”拍照,其实Eason说自己很理解歌迷的心态,但不是所有偶遇都是好时机。他举例说,前几日遇到一个三十几年没见的老友,两人坐下来喝茶叙旧,刚好就有一家四口歌迷前来求合照,Eason觉得谈话被打断,于是就以“不爱拍照”为由拒绝了对方。他说了解歌迷的善意,“但有些事情就是一个时机的问题”。坐了两三个小时之后,跟朋友彼此放松下来,这时又有一个小女生歌迷过来,怯生生问可否拍照,Eason就答应了,“然后我会想,这样做对前一个人会不会不太公平?自己是不是太在意、太敏感了?”
  8月3日,環球唱片在香港舉行了盛大的記者會。其后,陳奕迅接受記者的分批採訪。來到內地記者面前時,他已經連續做了兩個小時的採訪,雖然唇干舌燥,卻絲毫不見倦容。接下來原定半小時的採訪,他不知不覺又聊了一個小時。話題從“續約”開始,之后一路“跑偏”:從台灣金曲獎之“無人喝彩”事件,到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之“全程陪跑”事件,還有健身減肥小貼士……除了爆出很多小趣事,陳奕迅還不時張口就來一段“近距離live”。
  【關於天王巨星】
  我一直沒有變,是一個“人”而不是神
  當天的記者會由鄭丹瑞擔任主持,他也是1995年香港新秀歌唱大賽的主持人,而陳奕迅就是在那次大賽上獲得冠軍並出道的。鄭丹瑞不無感慨地說:“當年那個略帶脂肪的小鮮肉,終於成長為今時今日的天王巨星。”
  環球唱片公布了一組數據:陳奕迅在環球唱片發行過不同格式的實體專輯共89張,實體和數碼專輯總銷量超過2000萬張,大型個人巡演超過300場,三次奪得台灣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稱號……“這些年,很多人跟我說:‘其實你真的很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對於種種贊譽,陳奕迅顯得不太上心:“我腦中一直沒有‘紅不紅’的概念。我覺得自己一直沒有變,如果遇到小學同學,我敢肯定他也會覺得我沒有變。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即使在很多人眼中我是在那的(指了指天上)。”
  【關於情緒問題】
  如果有點抑郁,就用工作來填滿生活
續約環球之后,陳奕迅很快就要推出他的新專輯《L.O.V.E.》。這張專輯是陳奕迅跟“DUO陳奕迅世界巡回演唱會”的樂隊成員共同創作的一張專輯,2012年巡演快要結束的時候已經開始籌備,原計劃2013年發行,沒想到一拖就是五年。
专辑第一波主打《与你常在》《渐渐》已经推出,他预告下周会有一首自己写的新歌面世。Eason说,原本有些歌在2012年巡演期间,已经有在伦敦录音,但当他把录好的歌给唱片公司的人听后,却没收获预想中的回应,“我当时觉得他们听不懂,是不是歌曲不太主流?还有人问我这是国语还是粤语专辑,现在还需要这样区分吗?”
他坦承经历一段抑郁期,“幸好还没到躁狂”,后来就听公司高层建议放个假。他去了英国,整整一周待在房间里看视频,回顾自己做过的东西,后来又到广州继续录歌,才慢慢走了出来。他总结说,万一发现有抑郁倾向,可以试试让工作填满自己的生活,特别要跟喜欢的人一起工作,“我一个人在英国解决不了,还是想念这个团队,没有了他们就不自在,很迷失。”
  “DUO”巡演了整整兩年,跑遍亞洲各地和美加。每天都活在激情狂飆的舞台上,突然之間回歸平靜,陳奕迅坦言落差實在太大:“巡演結束之后,我突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平衡自己的情緒,所以專輯也擱置了。”公司建議他放個假,於是他回到曾經求學的英國,打算好好放鬆一下。“可是到了英國之后,我一整個星期都呆在房間裡看視頻,完全不想出門。”陳奕迅感覺這種狀態不對勁,還是決定回香港繼續投入工作:開始新一輪巡演,發國語專輯,當音樂節目導師……他說:“我的經驗是,一旦出現情緒問題,就用工作來填滿自己的生活吧!我很喜歡這個團隊,沒有了他們我就不自在。”
  簽約郭偉亮,因為想聽到不同的音樂
除了身為環球唱片的簽約歌手之外,陳奕迅也擁有自己的廠牌EAS Music。續約發布會當天,陳奕迅同時宣布EAS Music將簽下首位藝人——郭偉亮Eric Kwok。兩人從1998年就開始合作,郭偉亮為陳奕迅寫了《最佳損友》《夕陽無限好》《無人之境》《最后今晚》等多首代表作。
  郭偉亮除了當幕后制作人之外,也組過樂團Swing、發行過個人專輯,還涉獵影視。在去年的“網紅劇”《短暫的婚姻》中,郭偉亮就飾演陳奕迅的情敵。陳奕迅說:“我以前曾經想過,EAS Music簽約的第一個歌手,應該是一個特別會唱、可以一鳴驚人的女歌手,而且一定要長得漂亮。可惜一直沒遇到這樣的人選,於是我就簽了Eric。”兩人合作多年,陳奕迅一直很欣賞郭偉亮創作的東西,並希望可以激發對方更多潛能:“他給我寫過《無條件》《最佳損友》等等,都很好聽,但我更期待聽到一些他自己真正想表達的、跟陳奕迅不同的音樂,華語樂壇不一定要全都是‘我沒有流一滴淚……’(突然唱起來)這種歌。”
台灣金曲獎之“無人喝彩”
2003年,我第一次拿到台灣金曲獎“最佳男演唱人”的獎項。那年因為SARS,金曲獎延后舉行,正好跟我的演唱會撞期了,所以我沒能到頒獎禮現場,隻能在演唱會后台看金曲獎直播。台灣有一家電視台特地派了攝影師來拍我的反應,我聽到自己得獎的時候,身邊沒有任何歡呼聲,因為后台隻有我和攝影師兩個人……我對著鏡頭也隻能是一臉平靜了
歌王的内心戏 也有“笑不出来”的时刻
尽管不觉得自己有多“高大上”,但“歌王”身份已经摆在那里,包括最新鲜出炉的第29届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奖。陈奕迅也分享了三次拿“金曲歌王”的经历:2003年第一次拿奖,因为演出档期未能到场,只能在后台面对摄影机直播,“宣布获奖的时候只有我跟摄影师,没有掌声没有欢呼,一点兴奋感都没有!”2015年第二次拿歌王,由林俊杰给他颁奖,印象最深的是他特地邀请来的专辑制作人火星电台居然在现场睡着了。到2018年这次,他又因发表获奖感言时与提醒超时的提词器battle成为话题,他就说,其实这次拿男歌手反而没有拿年度专辑兴奋,因为觉得专辑制作人Jerald终于得到了肯定,更为他感到高兴。
收获数以百计的大奖外,他也有难忘的陪跑经历。最难忘的是2006年无线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原本以为一定能拿最受欢迎男歌手的他,最后败给李克勤。“当时有点尴尬,很想笑但是真的笑不出来,不是不服输,是觉得你为什么把自己看得那么高?”到了颁金曲金奖,“我觉得《夕阳无限好》一定会拿,失落男歌手应该就该拿这个了吧。结果一宣布,是郑中基的《无赖》……其实我心里是替朋友高兴的,现在过了十多年我还是很想恭喜他,但是我当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真的很想找一个洞(钻进去)。”
不过,Eason说那次之后,自己就看开了,“那次我真的就受够了,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呢?颁奖每年都有,只是个游戏。之后我就完全放松了,再拿金曲奖的紧张可能是因为它的珍贵,不是压力。”
  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之“全程陪跑”
  對於獎項,我一直沒什麼壓力,唯一例外的就是2006年。當時的無線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我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拿到最受歡迎男歌手獎。結果卻不是我,是李克勤。之后是壓軸大獎“金曲金獎”,我覺得《夕陽無限好》應該能拿獎,結果又不是我,而是鄭中基的《無賴》。如果你們現在上網找回當年的影像資料,可能還是可以看到我……(現場演示一張哭笑不得的尷尬臉)可能那時我的心態真的有點浮躁。那一年之后,我就完全放鬆了。
  健身小貼士之“管住嘴邁開腿”
  要保持體形,健身隻佔20%,少吃東西才是80%。其實我不是要變瘦,而是要鍛煉肌肉,因為最近發現關節開始痛了。鍛煉之后,我的腰也變好了,坐姿比以前端正了。但我也不想像劉浩龍那樣練成“肌肉人”,這幾塊東西(指了指腹肌)要出來就出來,但我不會刻意去練。
  街頭偶遇粉絲之“內心糾結”
  前幾天在街上,遇到一家四口想跟我合影,我當時正在跟一個三十幾年沒見的朋友聊天,所以拒絕了他們。后來有個小女孩也過來求合影,我就答應了。之后有好幾天,我內心都覺得很糾結:我是不是對那家人不太公平?說到拍照,我其實很不喜歡自拍:“我覺得自拍就像照鏡子,但照鏡子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啊!在大街上自拍,又要找角度,又要被人圍觀,尤其是拿著自拍杆,好怪啊!如果我在街上看到有人這樣(連續做了幾個比V、戳臉、賣萌的夸張表情),嘖嘖!